互联网

字节教育系开启裁员 瓜瓜龙、清北网校成“重灾区”

来源:GeekPark极客公园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2021年08月06日 10:01

导语:成人教育、To B 进校、智能硬件等目前不受政策限制的业务还未受影响。但教育市场整体收缩下,各家也在纷纷转型,字节教育面临的状况也并不乐观。

成人教育、To B 进校、智能硬件等目前不受政策限制的业务还未受影响。但教育市场整体收缩下,各家也在纷纷转型,字节教育面临的状况也并不乐观。8 月 4 日,脉脉上关于字节跳动如何调整大力教育的言论已经发酵。有人说,‘目前听到(明天)10 点、10:30、11 点三个时间开大会。’这或许意味着,涉及调整的业务线不止一条。

相比‘一刀切’的猜测和流言,事实情况要好一些。8 月 5 日下午,有人在脉脉上写下‘会议总结’:

教育继续做,清北、瓜瓜龙业务不关停,会有创新业务;部分管理团队、基地保留;赔偿方案为 N+2,8 月社保照常上;人员不受回流限制影响。

极客公园向字节内部员工证实,并得到肯定的回复。

近年来,通过自研、投资/并购的方式,字节跳动打造了一张教育‘全线图’,业务横跨学前,K12、成人教育多年龄段,涵盖多学科、多课程形式。试图也通过‘大力出奇迹’的方式做教育。

然而随着‘双减’文件落地,或早或晚,震动已是必然。

一方面,学科培训类业务必须调整。据《晚点》报道,瓜瓜龙和清北网校裁人较多,先从辅导老师开始。GOGOKID和你拍一产品已经下架,将停止运营。

另一方面,字节在成人教育、To B 进校、智能硬件等目前不受政策限制的业务还未受影响。但教育市场整体收缩下,各家也在纷纷转型,字节教育面临的状况也并不乐观。

政策成了最后的推手

7 月 24 日,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正式落地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基本被‘驱除’,既包括义务教育阶段,也包括学龄前教育。

2019 年 5 月,字节收购清北网校,布局 K12。一年之后,面向 3-8 岁的 AI 动画课程瓜瓜龙启蒙上线,主打英语、数学、语文三大学科。在《双减》意见中,这被认为是打着‘幼小衔接’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上培训。同样踩中‘红线’的还有数学思维课程‘你拍一’。

据悉,‘你拍一’和一对一外教 GOGOKID 两款应用目前已经下架。因为《双减》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。GOGOKID 官方也证实了这一消息——GOGOKID 发布了《致家长的一封信》,宣布自 8 月 5 日起将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,取消后续预约课时,退还费用。

据《晚点》称,字节开始裁撤瓜瓜龙辅导老师,计划在 8 月底前裁撤 50% 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。有员工在网上的爆料证实了这一说法:目前裁撤还没涉及产研,全是辅导老师,更多为低价课转正价课辅导老师。

涉及到K12阶段的清北网校,也已下线初中课程,并将暂停招生。同时,对于服务初中阶段学生的体验辅导老师,也会陆续进行裁撤。

在线教育机构中,老师角色通常分为两种: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。辅导老师通常承担销售转化和答疑解惑的工作职责。而根据内部人士透露,此次被裁撤的大部分是辅导老师。

然而,在几个月前,还是一副全然不同的景象。

2020 年,大力教育员工突破一万人。此前预计在 2021 年扩展至 3 万人。其中瓜瓜龙团队将超过 1 万人,占教育业务总人数的三分之一。除此之外,基地也扩展到越来越多的城市。今年初,瓜瓜龙在西安、武汉、南京等九所城市建立城市基地。

但是据一名接近字节的人士称,大力教育在字节内部一直很受质疑。即便在业务没有变动前,离职率也非常高,有一阶段大幅招人,招进来却留不住。

2020 年,大力教育 CEO 陈林表达对教育业务的预期,‘未来三年内不追求盈利。’这一说法招致许多内部员工的质疑,‘嘴上一边说不盈利,一边又追求正课购买率。’

过往字节擅于运用产品思维、流量打法获得竞争优势,然而教育是一项‘慢生意’。在字节内部出现课程内容未经好好打磨就上线的情况,这让一些员工感到困惑和不满。

政策影响之外,清北网校对比猿辅导、作业帮等头部 K12 教育机构,正价课学员体量没有优势。其大力投入的瓜瓜龙,正价课学员达到 20 万名。猿辅导旗下产品形态相似的斑马 AI 在 2020 年11月宣布正价课超过 150 万用户。

剩下的机会

《双减》意见中,还未限制的市场则纷纷成了教育机构的转型机会。

大力智能学习灯在今日发布了新品——T6/T6 Pro。在被问到是否受到影响时,一名硬件团队员工表示,‘新品上市很忙碌,都还不知道调整的消息。’在这场震动中,除了智能硬件,成人教育、To B 进校也许尚未被波及。

据接近字节的人士称,开言英语和学浪计划没有裁员。开言英语是字节教育内部唯一实现盈利的业务,而学浪计划打造的是一个综合课程服务平台,通过流量扶持和工具帮助教育内容创作者变现,定位上更偏成人知识付费。

从《双减》文件来看,走 To B 进校业务或许是一个可行方向。据悉,在最近一次新员工培训上,陈林表示将大力投入到进校产品,比如今年‘极课大数据’在字节内部业务优先级更高。

也许这将利用字节擅长的数据和技术能力,解决体制内教育‘信息孤岛’的问题。对比纯 To C 业务,进校业务更加需要沉淀和稳扎稳打。曾有一名行业人士对极客公园表示,进校业务的决策链长,比如决策方是教育主管部门和校方,对业务了解是教研组组长,使用的是老师,受用的是学生。加剧了商业公司进校开展业务的难度。

‘双减’文件指出,学校收回课后服务的工作,‘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在课余时间向学生提供兴趣类课后服务活动……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。’

目前政策还为素质教育打开了一个口子,也早早有公司嗅到了这个机会。比如学而思培优从 6 月开始剥离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下学科培训业务,成立了学而思素养中心,内容从学科培训转向素质教育。

政策落地仅几天之后,猿辅导推出南瓜科学向素质教育转型探索。瓜瓜龙也一样,此前上线美术课程之外,也在探索音乐、编程等素质类内容。曾有行业人士称,AI 互动课,这种交互式录播课程,有可能会被定义成‘学习产品’,从而规避‘培训课程’的监管。比起在教研和教学上下重投入,字节也许更加擅长用产品驱动,用数据决策。

但是无论是素质教育、成人教育或是进校业务,在过去几年都未有 K12 学科辅导这样的爆发,市场规模也更小。

两个月前,6 月 7 日下午,陈林在内部发表全员讲话,称‘公司管理层对教育板块是非常有信心,也有耐心,未来将持续投入。’看起来字节已经做好了面对政策压力的‘心理建设’。

(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掌评立场)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艾瑞| 业务体系| 加入艾瑞| 服务声明| 信息反馈| 联系我们| 广告赞助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-10

扫一扫,或长按识别二维码

关注掌评官方微信公众号